湖南匠心梦食品科技有限公司

湘潭皓月食品有限责任公司

新闻详情

槟榔历史文献

槟榔在国史上亮相,应是西汉司马相如的《上林赋》,其时尚将这种来自遥远南方的异物称为“仁频(音宾)”。而最早成为中国学者研究的对象,则似在汉和帝(89-105年)时期(杨孚《异物志》)。


自此,吃法分两种。一是“曝干”,或“以灰汁煮熟”,再“火焙熏干”,“以扶留藤、古贲灰合食之”,味道“滑美”。扶留是产于热带地区的的胡椒科植物,古贲灰则是牡蛎粉,以二物混着槟榔大嚼,想想都觉得刺激。另一种吃法,比较简单,即生吃,据说口味“最快好”。其实,这就是湖南、台湾两地槟榔吃法的滥觞。


物以希为贵。及至南北朝时代,南方司空见惯的食物,到了北方,竟成为非贵族不得亲近的奢侈品。朝廷用来赏赐(梁王僧孺《谢赐于陀利所献槟榔启》),宴会设为佳荐(沈约《竹槟榔盘》),戚友相互馈遗,丧葬引为供品,士人们的日常生活,满是槟榔渣的味道。


梁武帝时有一位嚣张的大臣,任昉,曾对武帝笑称“我若登三事(称帝),当以卿为骑兵”。他与他爸都酷嗜槟榔,他爸临终,还要吃口好槟榔才愿上路,可是剖了一百多个壳子,竟没一颗好的,死不瞑目。任昉因此抱憾,发誓“终身不尝槟榔”。


南朝刘穆之官至左仆射,然出身寒门,尝去舅老爷家吃傍片,一日,“食毕求槟榔”,舅老爷调戏他:“槟榔消食,君乃常饥,何忽须此?”不愧是将来要发达的能屈能伸的大丈夫,穆之嚼着槟榔,一笑置之,不以为忤。倒是老婆看不下去,自此停了夫妻生活(“自此不对穆之梳沐”)。不过,后来穆之发迹,还是小小报复了一把,他请舅老爷来家吃饭,饭后的槟榔竟是用金盘盛上来,富贵之气逼人。李白诗:“何时黄金盘,一斛荐槟榔”;就是叹羡这种暴发户的风采。


不知怎么搞的,自元、明以后,中国人就不那么普遍的吃槟榔了。据说曾被政府禁止,然史料无征。也就剩湘、台两地,还存了古风。清末,王闿运游北京,同乡大官张百熙以槟榔为新年礼物,他作诗谢之:“为思远物殷勤觅,莫笑长饥乞请多”(《张野秋馈槟榔》);仍用了刘穆之的故事。